欢迎来到演示站网!

演示站

你想看的都在这里
演示站
当前位置:

sakeqiy礼品红椎菌

来源:励志人生 时间:2020-02-03 02:13:00浏览216次

“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

温老斜着眼睛看了天哥一样,继续道:“相比于全世界几十亿的庞大人口基数而言,异能者的数量少的可怜,但是却也不少,总人数大概有好几万吧。”

“尤其是近年来,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一些*渐渐摸索出了利用外力刺激脑域之法,导致世界上的异能者出现了井喷式的增长,虽然都是一些不入流的货*,但不可否认,这类人群的确是多了不少!”

“什么?异能者还能人为制造?”听到异能者能够人为制造,白昊感到一阵不可思议,声音陡然大了起来。

“大惊小怪!”

温老被白昊这么大反应吓了一跳,手一抖,几根胡子被拔了下来,疼的龇牙咧嘴,狠狠瞪了白昊一眼,气呼呼道:“不值得大惊小怪,都是些上不了台面的货*,在普通人面前耍耍威风还行,但若真是碰上高手,哼哼,还不是被宰的份,记住,异能终究不是正途,唯有天道才是永恒!”

天哥先小小的拍了一下温老的马屁,然后继续道:“可是正如前辈说的那样,这几年来,随着很多*在脑域方面科技日益成熟,催生出了很多强大的存在,相比起他们,我们*在这方面就要逊*多了。”

白家,他是无从查起,但是傅天虎就在小曹乡,应该可以从他那里找到先关线索。不过,这一切得等小贱醒过来之后,问清楚了再说。

夜凉如水!

院子里,天哥坐在地上,愣愣发着呆,时而蹙眉,时而擦汗,不知道在想些什么reads;。白昊走到他身边,在他旁边坐了下来,望着天上的行星,发起来呆。

“小媛也是个苦命人,看得出来,她对你和别人不一样,希望你不要伤害她!”天哥看着白昊很是真挚的说道。

天哥闻言苦笑一声:“虽然不想承认,但真要说谁配不上的话,只能是她而不是你,而不是你配不上她呀!”

“而导致这一切变化的根源就是你身后的那位高手!”

然而,这个世界上,有几人能做到这一步?至少,天哥从来还没有听说过任何一人。可是买今天晚上,他却是见到了,亲眼见到了!

羡慕自己,尊敬温老。

******

“不要打我,求求你们不要打我!”

随着一声恍若做了噩梦般的惊叫,小贱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他的额头已经被冷汗湿透,不停的喘着粗气。

白昊就坐着院子里,此刻听到小贱的惊叫声,立马跑了进来,就看到小贱已经醒了!

“耗……耗子,你怎么会在这?这里是什么地方?”小贱看着四周,一脸的惊魂未定,看来受到了相当大的惊吓,到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

******

看着白昊沉着脸一声不响的从房间里出来,天哥站起身,拍了拍屁股,淡淡道:“他醒了?”

“嗯!”白昊应了声,又道,“天哥,你现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出去办件事!”

白昊目视夜空,深吸口气,冷冷道:“报仇不隔夜!以牙还牙,以血还血!”说完,大步出了家门,踏入茫茫夜*!

望着白昊的身影,天哥张了张嘴,不过最终轻轻叹了口气,并没有出言阻止,事实上,他自己的双手就沾满鲜血,对于社会上的一些败类,他也是恨之入骨,但是这个世界上的败类多了去了,岂是说杀就能杀的尽的。

况且这是一个有法律的社会,普通人有普通人的法律,武者有武者的约束,不可能任意妄为,或许也只有那位前辈那种存在,才有资格置身于法律之上。

温老虚空而立,望着白昊远去的背影,呢喃道:“希望你不要让老师失望……!”

看完记得:方便下次看,或者。

月黑风高,天上星辰暗淡无光,零散的分布着几朵乌云,微风吹过,摩擦着山林中的树叶沙沙作响。()

黑暗中,一道残影闪过,犹如来自九幽的幽灵reads;!

傅天虎浑身光溜溜的躺在床上,两个身披半透明的薄纱,身材妙曼的少女,正坐在傅天虎身下吞吐着,傅天虎的双手不断在少女从身上游走,惹得两人娇喘连连,放开了声的呻吟。

突兀的,傅天虎浑身一个机灵,一把按住胯下的少女,呻吟道:“快点,再快点!”一边说着,一边不停的按着少女的脑袋,催促着少女动作快点。

“快……快点!”就在傅天虎即将达到的时候,楼下传来一声惊天的轰鸣声,傅天虎浑身一个机灵,下身的玩意直接软了下去。

“小子,你能啊,竟敢跑到这里来撒野,还打伤我们的兄弟,是不是活腻味了,知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明显是带头的一位大汉面*阴沉,用手中的钢管狠狠敲击一下地板,发出当的响声,阴森森的说道。

其实他也是非常疑惑,见过不要命的,但是没有见过白昊这样怕不死的,这是什么地方?这可是傅家赌场!

这么多年来,还从来没有人敢到者这里撒野,敢来这里放肆!你一个瘦不拉几的小鬼,不但来了,还指名道姓找虎哥,真的是读书读傻了不成?

白昊面无表情,眼睛在这些人身上一一扫过,嘴角还带着一丝笑容,这些人,狗改不了吃屎,那天晚上跟随白炎虎的人也不在少数,看来不给他们一个刻骨铭心的教训,他们是一路走路到黑,不会回头了。

听到这么一句这辈子都没有听到过的话,在场所有大汉愣了,然后笑了!

“哇哈哈!二狗,刚才那小子说什么来着,我好像听错了!”

“装逼只是瞬间,****才是永恒。见过不要脸的,还没见过不怕死的!啧啧!这年头,什么奇葩都有!~”

一个头发染成五颜六*的混子用手上的钢管使劲敲击着地面,发出“当当”的脆响,整个人慢慢朝着白昊靠近。其余人反应也不慢,一边敲击着地面,一边围了上来。

顿时,整个大厅里回荡着“当当”的声音,此起彼伏,肃杀的气氛,剑拔弩张,赌场里的其他服务人员,诸如荷官,三陪女,服务员一个个将房门紧闭,吓得躲在房里瑟瑟发抖,生怕殃及池鱼。()

今天的主要对象还是傅天虎,白昊担心在自己和这些人拼的时候,傅天虎却偷偷溜了reads;!

傅天虎下得楼来,里三层外三层将白昊团团包围的大汉自动分出一条道来。

一个毛头小子,能有多大能耐?看来是他身后有人了!

“误会?”

白昊的脸骤然冷了下来,脸上瞬间变得狰狞异常,杀意滔天。

打残了我兄弟,残忍的敲碎了他的四肢,你还跟我说误会?是不是以为他死了,死无对证啊!

白昊——怒了!

匹夫一怒,流血漂橹!

分享到:

*标签

NEWS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