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演示站网!

演示站

你想看的都在这里
演示站
当前位置:

苏州鹰派鹰礼品红椎菌

来源:励志人生 时间:2020-02-03 02:16:00浏览216次

现在么,鬼槐新增的灵魂记忆正好可以补上这一短板,文化相关课程多半是要与死记硬背相关的,有了灵魂记忆,郭槐随时翻阅灵魂记忆,那样的话,除了作文方面可能会失些分数,其他地方完全可以全程KO啊,这等成绩还不能脱颖而出,入那天空书院才见鬼了。“天空书院,那将是我开拓者人生真正起步的地方。”

离开神殿之后,郭槐径自去家里,下午依旧准备去学校上课,确定了方向后,他决定在文化课程上进行最后的强化,毕竟文化课程也不完全是死记硬背,还有部分理解运用的,他要加强的就是这一部分,此时已经是五月二十九日,再过九天也就是六月七日就是每年决定无数学子命运的时刻了,时间虽然有些紧,但是对于郭槐而言已经足够,他的基础已经足够扎实,需要填平短板而已。

中午,郭槐在家中自己解决了午餐问题,随即就动身前往学校,现在他的名字在这城里已经是如雷贯耳,但是毕竟没有许多人近距离亲身见过他,所以在淡淡的忽略术之下,街上的行人并不会太注意到他,上午发生了那样的大事,现在整个城市里的人都在讨论这件事。

小民们讨论头顶上去了四层天,期盼未来的日子会好过些,混**的人头上去了个前所未有的大佬,也空出了许多地盘,而官员们则是讨论政府里倒下了三个大佬,空了三个位置,不但可以升官,公民的等级也可以通过升官来升上一升。

现在他脑海里思考更多的是脑袋里文化课程相关的各种知识和接下来这几个月可能会遭遇到的麻烦,是的,当他考入天空书院之后,天空书院中是足够安全,但是在未升学之前呢,这几个月却是最危险的时候,溧阳发生的这件大事绝对比蓝沙星上的那件事情要大的多,很快就会传出去,一旦传出去,为他那神秘的敌人所知道,那他的危险就会到来,此时还算安全,但是安全的日子还会有多少?

“另外,我还可以向神殿武士们请教如何战斗,更多的了解超越者的世界,我对超越者的了解都是自父母的日记上了解,那些日记也写的比较简单,很多东西和名字根本不能理解,这却是个机会。”

此时临近升学大考,除了那些觉得自己半点希望也没有,连高等学府以下的各类低级院校都上不了的人,其他人都是鼓足了劲完成最后的冲刺。

这却是决定他们命运的考试,低级院校也是分了几等,毕业出来虽然不是公民,却是可以获得高等的平民,他们没希望直接公民,却也希望有个更高的起步点,考个好的低级院校,没有公民的身份,不能当什么大官,但是下放到县城里当个小官也凑活啊,不说小官,就是小管也比普通人强的多。

有着这股冲刺气氛,连带着也影响了低年级的学生们,郭槐临近校园的时候,下午还未开课,可是平日里这时候人来人往的校门口也变得空荡荡,那些在学校门口坐些小生意的小摊贩们也有些无精打采的,显然是被升学气氛影响,生意都差了些。

强大的力量冲击之下,水泥硬化路面砰然炸裂,破碎的混泥土快飞溅,郭槐回头看那水泥硬化路面破碎的坑洞,心脏急剧的跳动起来,刚才只差那么一点,这股力量就贯穿了他的心脏,如果不是紧急虚化,他这具身体恐怕就已经被毁灭了。

第二十章 何为战斗(求推荐)

声音通过对讲机向整个队伍成员传播到位,他将对讲机一按,飞速的离开了房间:“我X他姥姥,刚刚完成超越的家伙就能够使用空间相位能力,还不是最低级的阴影界面,真他娘的坑人,本来以为可以杀个菜鸟,可千万不要是老鹰才好,那样就全完了。”

所谓菜鸟,指的是那些刚刚拥有超越性能力的超越者,又或那些学院派缺乏实际战斗力的超越者,至于老鹰,那可就不是老鸟那样简单,不仅是拥有强大的力量,更是有着足够的战斗经验,这种任务目标一旦碰上,搞不好整个队伍就要玩完。

而这时候,郭槐经过一秒钟的迟钝也反应了过来,他本来以为对方的打击也是晚上才到,哪曾想才下午,对方的杀手竟然已经到来,心中对那神秘敌人的警报蹭蹭蹭连升了几级,这种反应速度,也实在是太快了,不过很快,他对现场有了其他发现。

郭槐的身躯完全没有在物质界面显示出任何形体,而在虚化状态下以五十多米每秒的速度高速向那开枪者行进,那人同样在潜逃,不过因为是在建筑物中,还是在高楼上,那却是没有那么容易跑掉,郭槐的速度相对来说实在是太快了,虚幻界面与物质界面的交织下,他身躯高速移动,仅在物质界面带起肉眼难见的淡淡涟漪和连贯影响下形成的微风。

“想走,哪里有那么容易。”郭槐掌中持有着那位刺杀者在扣动扳机一瞬间释放出来的杀机凝聚出来的一缕气息,有这缕气息,对方若是没有什么特殊手段隔断气息与本体的联系,又或者改变本体气息,那他只要持有这缕气息,对方就是跑到天涯海角他也能追的到。

他将衣服脱了个干净,只着了一条短裤,躺在了床上看电视,仿佛他不是个黑暗中的杀手,而仅是这栋楼房的一位普通住客,如果不是郭槐收摄的杀机所带的灵魂属性与他完全意志,隐约与他的灵魂共鸣,郭槐恐怕都会怀疑自己是不是找错人了。

如果换个其他超越者哪怕是循着方向找过来,休想找到他,被他灯下黑的手段逃过去,奈何郭槐找人才不管你是啥样,锁定了气息,就是从男人变成了女人,女人再变成猴子,他也照样追踪,小小的换形和伪装却是休想逃脱。

房屋的墙壁丝毫不能阻挡郭槐的移动,下一刻,他已经移动到了那男子所在房间的墙壁之中,这时候,对付这个普通人,郭槐有一百种对付他的方法,每一种都能够让他死,现在的问题是要死的还是要活的。

略微一审视,考虑了状况,这位男子的死亡时间已经来临,一旦这位黑暗佣兵死亡,他收取对方灵魂,自灵魂中读取相关信息,自可得到一切,还要活得做什么,杀了就是,郭槐可不是第一次杀人,见惯了死亡的他,对于杀人毫无心理障碍,无非是个怎样的杀法而已。

郭槐直接转化了墙壁现实界面中的一粒细碎的石子,操纵着这石子直接射向那脱光了衣服在床上看电视的杀手,他整体在虚幻界面中高速移动会带起点滴微风,但是这细碎的石子就不同,石子的体积太小,在虚幻界面移动起来物质界面根本就是无声无息。

“实化。”郭槐虚实转化一运,小石头凭空出现在那男子的大脑内部,一个生命就这样无声无息的被终结了,很快,郭槐的灵眼视线内,一点金*的神纹一闪而逝,却是已经与他的灵魂完全脱离,而他的灵魂也自躯体中分离出来,正常情况下,他会按照死前最深的执念运转,一直到最终的消散,不过郭槐却是在此,他那烟雾状的灵魂一脱离就被郭槐凌空摄了过来。

“不愧是黑暗佣兵,灵魂的质量和力量比普通人的灵魂都强大了好多。”郭槐将灵魂好生收好,此时此刻,学校他已经不准备去了,这时候还去请什么假,而是先准备回家一趟,将这灵魂交给鬼槐吸收,获取他的记忆。

只要得到他的记忆,那具体是什么事情,还有他同伴是什么人,大体的去向郭槐都可以得到,这些人竟敢前来杀他,他郭槐岂是那样好欺负,正是要全部料理了,这样强大的灵魂,正好给鬼槐当养料,他们的战斗经验和记忆,郭槐也可以分享。

哼,黑暗佣兵为了钱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得了你们的记忆,看我不将你们一辈子拿命挣的钱全拿个精光,杀了这位黑暗佣兵,郭槐目光微微一凝,体内潜藏了一年半在平和中沉寂的战斗因子似乎又复苏了。

真正的战斗比的不是谁的力量更强,在力量和境界的差距没有形成绝对之前,谁能更好的发挥自身每一股力量,发挥出自己没一分优势,谁就可以获得胜利,杀死一个生物其实很简单,就好像两年前那几位死在他手中的豺狼一样。

真正的战斗需要把握的不是世俗中武技中那些花样迭出的套路,而是抛开一切浮华,用最小的力量,用的速度,以最少的损失去获取胜利,以这一点为核心,将自身的力量、神通完全运用,那就是最好的战法。

第二十一章 敌我优劣(求推荐)

“除非我抛开一切,躲到天边永远不出现,可是那却不是我的风格,我有我要实现的梦想,我有我的追求,所以这场战斗是不可逃避的,更何况以对方的能量,连一省之长都得巴结,却是可以借用政府的资源和能量。”

“这种势力,如果专心要对付逃避状态的我,我只要在蓝星,要生活,只要一用上身份证做事,去银行取钱,对方就有能力查的到。这样的躲藏虽然看似稳妥,却舍弃了我可以依仗的最大一股力量,那就是秩序的力量,生生将自己放在对方力量最为强大的暗处,最不可取,一旦被发现,到时候恐怕立即就是对方的天罗地网,我的死期就会到来。”

“我的鬼槐,除了我不会有任何人知道,只要鬼槐不死,我的身体哪怕死了,最多就是灵魂回归到鬼槐上,只要这张底牌不为人所知,某种意义上我也是立于不败之地的,此外,我的神通,对方或许知道我有空间相位术,却不知道我的神通又何止是这些。”

至于调查方法么,对方派来的人就是线索,他有鬼槐,鬼槐将这些人的灵魂吸收,他自可以获取这些人的记忆,郭槐眸子神光一闪,先将这批黑暗佣兵剪除掉,然后等自己实力足够强大了,对方派来对付他的超越者他也尽可以格杀掉,实力弱小的时候要躲避,等到实力强大了,那时候可就不同了。

只是郭槐早有考虑,手法太过隐秘,本身天天在家里没出门,只是远程操控疯了的野狗咬死人,操控老鼠添加食物作料和咬煤气管道,压根没留下任何证据,任由你查到天上去,也是查不出任何事情,最后出动特殊案件小组也来查也是没查到什么。

没有实际的证据,一个公共安全局的局长也不能一手遮天,特殊案件中队虽然是公共安全体系内的,却并非他的私兵,又是独立的垂直管理,他也不可能乱来,任由调用,否则他特案中队第一个就是要解决他而不是其他罪犯了。

虽然因为那次事件,郭槐见过特殊战斗小组一次,不过这些拥有高科技武器和各种低级超越性物品的特殊战斗小组却是给他留下了极为深刻的映像。站在事发现场由法力现化的虚幻界面,郭槐寻思道,他受到了刺杀,却是不想将自己的安全交给公共安全局去保护。

在他的对手面前,公共安全局可没保护他的能力,所以他也不准备去被那群公共安全警察按照程序的又是笔录,又是问询,去了公共安全局,如果对手到达,又有利用公共安全系统的能力的话,对方找都不要找,直接找上他都有可能,那里可以说是死地。

不过话又说回来,但凡相关超越者的案件,程序也是不同的,起码也得特案人员才有基本的涉入资格,其他公共安全警察只能是打酱油辅助。郭槐正思量着如何解决公共安全系统的这个小麻烦,正巧,有一个电话打来。

警方的效率什么时候这样高的,事情才发生多久,看到这样的效率,郭槐也是惊叹,他却是不知,刚才事情发生的时候,公共安全局的程控室正好有公安人员调到了溧阳一中的摄像头,他又是今天上午出了大名的公众人物,又已经是本市少有的士爵,也是个大人物了,种种联系起来,公共安全局反应这才会如此迅速。

虽然是皱着眉头听,不过很快,郭槐眉头疏解,这却是瞌睡来了送枕头,听到何局长的话,郭槐略微思考了片刻:“何局长,这里与何局长说声抱歉,我的敌人可能贵方无法应付,所以,这保护我就不需要了。”

“何局长,溧阳一中附近的天源小区一栋三单元五楼0508号住房,局长派人搜索必可有所斩获,不过请带好揭取画皮的装备,这群黑暗佣兵其他成员,若是有消息我也可告知局长,至于黑暗佣兵是如何落案,那自是何局长亲自坐镇指挥,溧阳公共安全人员集体配合,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

何局长得到郭槐的消息,心说这可是天上掉馅饼下来了,公共安全局的上任局长正在火刑柱上嚎丧,现在的局长位置正是空缺,这份功劳如果拿到,他这个副局长可就要转正了,要知道公共安全局的副局长有一大堆,他有这功劳,再将郭槐这位大爷伺候好了,背后有位士爵,哪怕不是*内的士爵,多一位士爵的支持,加上他本身在公民中的影响力,他局长位置那是铁板钉钉吗。

支持本书的筒子们,每次阅读完章节之后,有票的就支持一票吧,新书最是需要推荐票支持的时候!你们的支持就是我的动力。

公共安全局程控室,何局长拿着手机的手猛的颤抖了起来,原本尴尬的脸*变得无比精彩,这个馅饼太大,从天上砸下来,砸的他头晕晕的,呆愣了一会才猛的醒过身来,这样的机会不抓住,那以后求都求不到啊。

不过,他就是想认,也得人家郭槐愿意才行,对方人认怎么办?人家答应,那是你祖宗积德了,不答应,那是你命不够好,何局长不认为自己祖宗积德足够可以认爹,命不好那就得努力在其他方面补充,哪能不立即表明自己的态度?

“多谢郭槐爵士,今后郭槐爵士若是有什么需求,我溧阳公共安全局定当全力配合。”郭槐本道是给份功劳过去,然后与何局长商量一番,省去公共安全局的劳什子程序,却不想竟收到这样一份答案。

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郭槐飞快的寻思,以他的智慧,很快就明晰了根源,他送给何局长的这份功劳可不是什么小功劳,在这关键时刻却是可以将何局长送上局长之位,同时,郭槐也意识到,他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郭槐了。

郭槐很快认识到了自己的心态已经与现在的力量和地位不匹配,成为超越者,他也可以接触和支配更多的资源,而在应对那神秘敌人方面,这一点却是被他漏算了,他先前的心态却是还未转换过来。

随即郭槐又想到,似何局长官位的升迁,他郭槐已经有了介入的资格。在蓝星之地,制度下的阶级秩序中,平民是基石,只具备平民可以享用的最为基本权利和义务。

分享到:

*标签

NEWSTAGS